<i id='9l3jg'><div id='9l3jg'><ins id='9l3j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i id='9l3jg'></i>

      <dl id='9l3jg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9l3jg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9l3jg'><strong id='9l3jg'></strong><small id='9l3jg'></small><button id='9l3jg'></button><li id='9l3jg'><noscript id='9l3jg'><big id='9l3jg'></big><dt id='9l3j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l3jg'><table id='9l3jg'><blockquote id='9l3jg'><tbody id='9l3j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l3jg'></u><kbd id='9l3jg'><kbd id='9l3jg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ins id='9l3jg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9l3jg'><em id='9l3jg'></em><td id='9l3jg'><div id='9l3j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l3jg'><big id='9l3jg'><big id='9l3jg'></big><legend id='9l3j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9l3jg'><strong id='9l3j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<span id='9l3jg'></span>

          最終的愛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• 来源:美女美色_美女美臀_美女美臀诱惑

            一、

            楚楚是個洗頭妹。

            來武漢的時候,她16歲。

            她瘦瘦的,怯怯的,站在店鋪裡,像一枝青稞花。

            汪洋第一次見到楚楚是在那傢理發店裡,她非常勤快,不停地忙著為顧客洗頭。

            這傢理發店是汪洋經常光顧的小店,在他上大學的正南端,午間休息的時候,他來到瞭這裡。

            楚楚有著一雙會說話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楚楚很容易臉紅,給汪洋洗頭時,她的臉紅透得像一個熟透瞭的蘋果。

            楚楚不喜歡講話,隻是安靜地洗著頭,也沒有笑容。

            唯獨對汪洋,楚楚才露出少女嬌羞般的笑,楚楚很喜歡汪洋,也許是他身上濃濃的書卷氣息吸引瞭她。

            汪洋每天都會去理發店裡坐一會兒,默不作聲地看著楚楚洗頭,做頭。去得多瞭,店裡所有的人都看出瞭道道,汪洋喜歡楚楚瞭。

            大學二年級,汪洋嫌大學生活沒有情趣,太簡單,加上楚楚已經對他有瞭些許的留念,每次他要離開的時候,楚楚那天雙會說話的眼睛擰得出水來。

            每次汪洋去之後,同行們就喊,楚楚男朋友來瞭。楚楚在汪洋的鼓勵與幫助之下度過瞭枯燥的學徒時期。

            一年後,楚楚的理發手藝已經與師傅不相上下,是這個店裡工資最高的。

            汪洋選擇瞭離學校不太遠的一間民房做為共同生活的港灣。當然,租住房子的錢全由楚楚一人負擔。就這樣,汪洋與17歲的楚楚開始瞭最浪漫的同居生活。

            楚楚太愛汪洋,第一天,她將這個出租房打扮得像洞房,各個窗框上都貼滿瞭鮮紅的“喜”字。

            汪洋好象對新房沒有多大的興趣,大多數就是安靜地坐在書桌旁邊,埋頭做著功課。

            楚楚每天晚上都靜靜地守著他,燈光印在他好看的額頭上發亮,她愛這個男孩子,從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。

            楚楚沒有讀多少書,小學畢業就呆在農村種地,直到16歲媽媽對她說,孩子,送你出去學點手藝。

            於是,楚楚從那個山野來到大都市。

            二、

            楚楚沒有任何朋友。

            汪洋高興的時候,就會沒完沒瞭地要。每次都很疼,楚楚在黑暗中暗暗地流淚,但是她從來沒有任何聲音。

            汪洋大聲地哼哼著,使勁地揉搓她的小乳房。楚楚,你滿足麼?楚楚還太小,這個男孩子又太不懂得憐惜她。

            楚楚全身心的愛著他,每天做著他最喜歡吃的飯菜等他回來。

            楚楚最喜歡他枕著她的手臂熟睡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他和她的交流並不是太多。

            他經常在傢一天不說一句話她卻是一往情深的愛著他,哪怕隻是他中午匆匆的趕回來狼吞虎咽的吃頓飯,她看著他的樣子就很滿足

            生氣的時候,汪洋對她不理不睬。有時候甚至於嫌她不懂哲學,太簡單。

            她還是沒有怨言。

            日子在無聲中流逝過去。

            汪洋大學畢業瞭。

            汪洋沒有脾氣,但是,他卻喜歡在愁悶的時候抓自己額頭的一指頭發,使勁地揪。

            然後,汪洋開始籌劃著畢業分配的事情,開始變得常不回來。

            楚楚的臉上始終帶著一股樂於奉獻的快樂,就像剛搬來與汪洋同居一樣。從沒有過多的語言,隻是埋頭做著犧牲,勤懇地。

            想著汪洋明天就要離開她去北京就業,楚楚的心裡莫名的悲哀,她唯一擔憂的就是怕從此與汪洋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            汪洋將成為白領,楚楚永遠是一理發的!盡管她也有夢,她想擁有自己的店子,可是,這些年的血汗全部花在瞭汪洋的身上,分文沒有積攢下來。

            夜深,楚楚躺在汪洋的身邊的時候,汪洋隻是一個勁地說,楚楚,等我在北京立住腳就來接你!然後,瘋狂地要瞭她,倒頭睡去。

            楚楚睜著眼流瞭一夜的淚。

            她依然愛著汪洋。汪洋卻去瞭另一個城市。

            楚楚繼續理發,開始自己照顧自己,過一個人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三、

            8月,北京的廣交會上。

            汪洋代表自己的公司在做著周密而有順序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張俏俏代表重慶一傢公司正好與汪洋近鄰,兩人都欣賞雙方辦事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張俏俏與汪洋一樣,剛從大學畢業,她有著一頭直直的黑發,臉蛋兒尖尖的,個頭高挑。有那種人見人愛的模特兒氣質。

            傍晚,他們圓滿完成任務。

            汪洋說,一起吃飯吧,張小姐。

            好的。她就這樣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也許是因為汪洋的英俊,也許是因為彼此都來自於異地。

            晚飯吃得很慢,因為彼此之間有太多的話題,俏俏向汪洋講自己的童年以及對未來生活的憧憬。

            一個手裡拿著玫瑰的女孩走瞭過來,先生,你女朋友真漂亮,買束花送給她吧。

            他註視她。她的眼神裡有一絲亮晶晶的東西在閃。

            汪洋接過小姑娘手中的花兒,遞給俏俏。

            謝謝。俏俏調皮在睜著眼睛說。

            送她去旅店的時候,他們彼此之間多瞭一份默契。

            廣交會結束,兩人由當初的陌生已經演變成一種非常的曖昧的關系瞭。

            張俏俏明天就要離開北京,結束這兒的商務目的,她的心裡生出淡淡的不舍與期盼,究竟是什麼呢,她也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晚上,她把玩著那部藍色的手機。

            手機響瞭。電話裡傳來汪洋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俏俏,晚上有空嗎?

            嗯。

            我來你這兒好嗎?

            好。

            掛上電話,俏俏快速換上一件性感的睡衣。

            汪洋離開武漢已經二個月瞭,他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新的崗位上,沒有體會到身體內部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今晚,面對性感的俏俏,他有些把持不住。

            良久,在曖昧的燈光下是一對瘋狂的男女糾纏在一起的身體。此時,汪洋完全忘記瞭武漢那個癡情的楚楚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俏俏離開北京去瞭重慶。

            四個月後,汪洋的工作做得很出色,深得公司賞識。

            這幾個月,汪洋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俏俏,每天晚上都要與俏俏講很多情話才睡覺。

            他卻想不起給遠在武漢的楚楚一個短信息。

            汪洋有天接到瞭俏俏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傳來俏俏虛弱的聲音。汪洋?我感冒,正發著燒呢。

            不要緊吧?他溫和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高燒39度。接著傳來俏俏一個勁的咳嗽聲。

            對不起,是我沒有照顧好你,我馬上就來陪你!

            四、

            當晚,汪洋登上瞭北京-重慶的火車。

            看見滿臉疲憊的汪洋出現在俏俏的面前,她激動地躲在汪洋的懷裡享受著巨大的幸福。

            俏俏,我的寶貝,你好些瞭嗎?汪洋抱著她問。

            汪洋看到她因發燒而顯得紅通通的臉龐,他憐惜地抱緊瞭她。

            別走瞭,汪洋,我需要你!她伸手抱住瞭面前的男人,帶著嬌喘。

            汪洋為瞭心愛的俏俏拋棄瞭如日中天的事業,留在陌生的重慶。

            俏俏說如果要同居就必須有屬於自己的房子,她拿出父母親給的一部份錢,再逼著汪洋拿出餘下的錢在重慶買房子。

            為瞭心愛的女人,汪洋再次去北京籌款,不知道他從哪裡想的辦法,總之,來重慶的時候交給俏俏三萬元。

            汪洋擁有瞭房子也擁有瞭俏俏。

            汪洋找瞭一份工資很低的工作,相處久瞭才發現俏俏脾氣壞。

            每天下班回來,汪洋還要給俏俏做飯,有一次菜有些咸,不合胃口,俏俏憤怒地將桌子掀翻。

            汪洋看著眼前的俏俏,想起遠在武漢的楚楚,他的眼底閃過一絲慚愧的光。

            汪洋在與俏俏相戀之後就將手機號換瞭,他沒有告訴楚楚,楚楚在他的心裡已經沒有絲毫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同居一年之後,俏俏的工作很有起色,提升為部門經理。

            俏俏回傢的時間越來越晚,講話的聲音越來越高。

            有天深夜,汪洋聽見樓下的汽車喇叭聲,他伸出頭來。

            他看到瞭一幕最不願意看見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俏俏與一個更英俊的男人相擁在一起吻別!

            汪洋直到此時才明白,俏俏並不愛他,唯一愛他的女人在武漢。而他卻不知道珍惜。

            俏俏開始躲避著不與汪洋親熱。

            有次晚歸之後,俏俏借著酒勁大罵汪洋,說他是一個無用的男人,沒有本事,買不起汽車,洋房。

            汪洋呆坐在一旁,用牙齒將下嘴唇咬出一排鮮紅的印。

            汪洋渾身顫栗著,狠命地抓著前額的一指頭發。

            汪洋開始反省自己,他的腦海裡全是楚楚的影子,憶起楚楚四年來默默無聞的奉獻,他流下瞭悔恨的淚水。

            他已經有一年半沒有與楚楚聯絡瞭。

            他呼喚著楚楚的名字,踏上瞭武漢的路途。

            在回武漢的列車上,汪洋看著窗外飛快掠過的景物,有一種被剝離的疼痛。

            五、

            回到熟悉的武漢,他有一種流浪瞭很久的感覺,聽著濃重的漢腔,他很激動,恨不能馬上就可以見到楚楚,他要補償欠楚楚的情債。

            他直奔楚楚打工的那傢發廊。

            女店老板看見他上前就是一拳,汪洋的嘴角流出瞭血。

            汪洋沒有看見心愛的楚楚,面對這一拳,他明白,楚楚可能已經離開。

            他向外走的時候,老板將他請到裡面,交給他一本日記。厚厚的白色本子。

            老板紅著眼說:“楚楚跳江瞭!她的這本日記是在江邊發現的,警察按楚楚日記後面的交代交給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汪洋瘋狂地奔跑,他面對江水嚎啕大哭??楚楚啊!你在哪裡?

            他跪在江邊,兩手使勁地揪著自己的頭發。

            聽江面上汽笛聲聲似楚楚在回答著,借著路燈,他開始急切地打開這本日記。

            “汪洋,你走瞭,留下我孤獨一人呆在這間房子裡有什麼意思呢?我想你,我舍不得你離開呀!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已經兩個月瞭,你在哪裡?為何連一個電話也不打?我懷孕瞭,我不知道怎麼辦?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你怎麼不和我聯系?你的手機總是無法接通呢?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老傢來電話說媽媽遇上車禍,要我去與媽媽見最後一面。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因為懷孕,我丟瞭工作,我的肚子一天天大瞭,將來我和孩子怎麼辦?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我怕呀,雙重的折磨讓對生活產生瞭一種恐懼,我想離開這間小屋,卻又怕你找不到我。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我母親去世瞭,我為瞭等你都沒有見上她最後一面!我不是好女兒呀!我跪在江邊,大聲地嚎啕著,媽媽,女兒不孝,女兒沒臉回來啊!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每晚,我隻能孤獨地呆在出租屋裡大聲地喊著你的名字,希望你早點兒回傢,我害怕黑夜,害怕寂寞呀!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我相信你是一定會接我去北京的。我與孩子就是你唯一的希望。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你留下瞭一件毛衣,自從你走後我就陷入瞭無限的思念中,每天傻傻的等,癡癡的盼.最快樂的事情就是穿著你留下來的大毛衣感受你的體溫,等你的電話.。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你怎麼不打電話給我瞭呢?我找不到你,孩子就要降生瞭,你在哪裡?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還記得嗎?我們在一起生活的點點滴滴?你找個借口讓我接受直到視線變得模糊也好,我最怕的就是你失去瞭消息,我整夜都閉不瞭眼睛呀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我手中沒有錢瞭,無法再呆在這間小屋,請你原諒我,我要走瞭,到我該去的地方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汪洋,天亮瞭,我的愛卻等不回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日記最後面清晰地寫著:請發現日記本的人將它交到武漢中山路48號阿梅理發店,謝謝!

            汪洋淚如雨下,一滴又一滴全滲透進日記本裡,字跡化開後,汪洋看見的是日記裡的淚,他的心被活生生的拉扯著成瞭千萬片,他震驚於一個隻有小學文化的女子居然寫得如此憂柔傷感,他明白這是楚楚對自己最真摯的愛情。

            “你真傻!楚楚……真的,你為何要走這條路呢?”

            他對著江面大喊,楚楚??

            回答他的隻有江水的嗚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