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wageg'></span>
<fieldset id='wageg'></fieldset>

<i id='wageg'><div id='wageg'><ins id='wageg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ins id='wageg'></ins>
    2. <tr id='wageg'><strong id='wageg'></strong><small id='wageg'></small><button id='wageg'></button><li id='wageg'><noscript id='wageg'><big id='wageg'></big><dt id='wage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ageg'><table id='wageg'><blockquote id='wageg'><tbody id='wage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ageg'></u><kbd id='wageg'><kbd id='wageg'></kbd></kbd>
    3. <i id='wageg'></i>

        1. <dl id='wageg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wageg'><strong id='wage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wageg'><em id='wageg'></em><td id='wageg'><div id='wage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ageg'><big id='wageg'><big id='wageg'></big><legend id='wage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謝謝你沒娶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6
            • 来源:美女美色_美女美臀_美女美臀诱惑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我們組織瞭集體相親,粥粥卻沒出現,我回傢去找她,粥粥頂著一頭亂發來開門。

            你不會還等著浪子回頭吧?我問。

            粥粥瞬間就冷瞭臉,浪子回頭?他敢回來我砍死他。

            真是人間怨侶。我哀嘆。

            粥粥和大莫當年也是我們學院有名的恩愛情侶。在學校裡所有的約會聖地都留下過身影,喂飽過蚊子。每天她一邊拍著渾身的蚊子包,一邊紅著臉打開宿舍門,我們三隻單身狗懶得汪她。

            後來心疼粥粥被蚊子咬的太慘,大莫在學校外面租瞭房子。粥粥幸福的去住瞭兩天就回瞭宿舍,她傢教很嚴,和男票同居這種事情如果被傢裡知道,不少條胳膊也要少條腿。可大莫的兩居室就空瞭一間,粥粥幫他在人人上發瞭一個招租貼,不久大莫就說招到瞭室友。

            可原本就是為瞭粥粥租的房子,現在卻不讓粥粥過去瞭,傻白甜如粥粥也開始覺得不對瞭。在我們三個單身汪的指導下,她拎著半斤鴨脖作為道具,直接殺瞭過去。來開門的是隻個穿著胸衣和牛仔短褲的長腿美女,膚白貌美。哪怕是同性也看傻瞭眼。

            粥粥一時反應不過來。

            大莫也許是突然來瞭第六感,開門來看,就看見自傢小白兔傻瞭似的站在門口。他快步過來把粥粥抱住,連聲問,怎麼瞭?

            後來粥粥跟我說,她本來要爆發的怒火生生忍瞭回去。大莫看向大長腿的眼神是清清楚楚的厭惡。他扭頭語氣就變瞭,你怎麼又穿成這樣。

            大長腿攤手,扭頭就走。粥粥看見她走到陽臺上去練瑜伽,對大莫態度也不算好。

            大莫帶著粥粥進瞭自己的臥室,粥粥忍不住扔瞭他一臉鴨脖子。

            大莫這才垂頭喪氣地說清楚瞭緣由——

            大長腿來看房那天隻有小豆在,小豆是大莫的表弟,在附近上職業學校,正巧是來借錢的。有人來租房子,收瞭三個月的租金就跑瞭。

            事後小豆請粥粥吃燒烤,嫂子長嫂子短的請罪。這事兒就算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可大長腿還在,問題也就開始接連不斷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粥粥哭瞭幾次。

            大長腿帶人回去過夜不關好門啦,占著洗手間不出來啦,用大莫的刮胡刀刮腋毛啦,隨隨便便就進大莫的房間借東西啊。

            一開始粥粥是被氣哭瞭,可後來就是害怕。

            阿綠,怎麼辦啊。我覺得大莫不討厭她瞭。

            我問發生瞭什麼她又不說,直到大莫真的和粥粥提出瞭分手。

            大莫說。他其實很討厭大長腿,可是時間長瞭卻覺得她可憐。一個小姑娘自己在外面闖,無依無靠的,隻能故作冷漠來保護自己,人卻又天真又坦誠,不懂人情世故。

            粥粥又哭瞭,被惡心的。

            大四的尾巴上,最被看好的這對分手瞭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畢瞭業,粥粥回瞭北城,在傢人的安排下找瞭個稱心如意的工作。並且開始相親。

            大莫就是這個時候再次出現的。

            時隔半年,大莫黑瞭也瘦瞭。他跪在粥粥爸媽面前請他們原諒他,讓粥粥受瞭委屈。粥粥躲在房間裡捂著嘴嗚嗚哭,一個月後在大莫洶湧的攻勢下繳械投降。

            下著雪,他拎著必勝客在她公司樓下等瞭一天。

            粥粥本來已經坐瞭同事的車走掉瞭,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來上學那會兒,每天大莫站在宿舍樓下等她一起去吃飯的好日子。

            她掉頭回去,大莫都凍僵瞭,必勝客也是。

            看見她大莫傻兮兮地笑,一臉心滿意足。粥粥當時就心軟瞭。那是疼瞭她整整三年的大莫。她總是不忍心為難他的。

            大莫請瞭所有粥粥的朋友同事吃飯,感謝他們照顧粥粥。